您好,欢迎光临某某户外篷房有限公司!
语言选择: ∷ 

PG电子|傅文俊接受英国艺术杂志专访

发布时间:2021-11-11 00:43浏览次数:
本文摘要:英国艺术杂志CreativPaper将对外开放的视野扩展到全球文化艺术界,灵敏捕猎当代艺术动态和发展趋势,呈现出极具艺术创造力和创意意识的艺术家创作,侧重将对人类环境、社会、历史和文化有沉痛思维和深刻印象传达的艺术作品划入杂志中,每期杂志尤其邀艺术家就其艺术思想和创作进行了解对话,联合探究艺术家创作中所牵涉到到的诸多话题。2017年第6期,CreativPaper特邀中国艺术家傅文俊,就他所明确提出的“数绘摄影”及个人艺术思维展开了专访,专访内容全文翻译成如下。

PG电子

英国艺术杂志CreativPaper将对外开放的视野扩展到全球文化艺术界,灵敏捕猎当代艺术动态和发展趋势,呈现出极具艺术创造力和创意意识的艺术家创作,侧重将对人类环境、社会、历史和文化有沉痛思维和深刻印象传达的艺术作品划入杂志中,每期杂志尤其邀艺术家就其艺术思想和创作进行了解对话,联合探究艺术家创作中所牵涉到到的诸多话题。2017年第6期,CreativPaper特邀中国艺术家傅文俊,就他所明确提出的“数绘摄影”及个人艺术思维展开了专访,专访内容全文翻译成如下。

欧洲当代艺术博物馆、中国美术馆、纽约联合国总部,这些曾多次为中国艺术家傅文俊举行个展的机构,就早已毫无疑问地解释,他早已在当代艺术世界中奠定了自己的地位。当今人类所生活的高度商业化世界里有所不同文化间的相互关系,以及再次发生在中国城市里高速发展的文化、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都是傅文俊作品所注目的一部分重点。他曾多次荣获过许多国际奖项,还包括阿根廷国际当代艺术双年展金奖,巴黎埃菲尔铁塔大展“世界最佳艺术家称号”。

在我们与傅文俊的专访中,我们谈及了许多话题,比如他在中国西南的茁壮经历,作为艺术家所面对的挑战,以及他的祖国中国所具备的非常丰富而多样的文化等等。图:傅文俊作品《邮票·敦煌仕女》C(CreativPaper):可以和我们谈谈“数绘摄影”,以及它是如何沦为您创作的一部分的吗?F(傅文俊):我指出艺术是对这个无比辽阔且非常丰富多姿的世界的一种体现,同时也是我个体生命经历和思维的一份道出,艺术家可以利用一切熟悉的媒介把它们表达出来,而我自由选择了将摄影同绘画融合一起。一般来说,人们指出这两种艺术形式具有有所不同的美学执着,摄影执着客观现实(特别是在是纪实摄影),而绘画执着生动重现。

PG电子

长久以来,我仍然专门从事艺术摄影,尤其是观念摄影的创作,将摄影作为一门艺术来对待,而某种程度是一个记录工具,因此,在我看来,摄影与绘画毕竟势不两立的敌人,甚至可以是互相糅合的挚友。“数绘摄影”就是这种艺术思维的产物。我指出,只要是我的艺术传达所必须的,我就不会在摄影艺术创作中,有机地带入绘画性的视觉元素,绘画般的色彩质感、生动美感。通过“数绘摄影”动静交织的图像和两种艺术形式的互相横跨,我期望彰显观者更加多演绎和感官的权利,在作品、观者之间搭起起不同寻常且极具活力的关系,因为对艺术作品的理解恨某种程度只有一种观赏方式,对世界的理解更是如此。

图:傅文俊作品《宠物》C:您在重庆长大,这是一段怎样的经历?F:我出生于1955年,我的少年时期,整个世界或许都奇怪地想告诉我的国家到底是怎样的,而只不过那时的我们也对外面的世界知之甚少。受到父亲的影响,我幼时自学中国传统的书法和绘画;少年时期堪称在一本一本中国古代书籍的读者中童年的。

PG电子

我想要,我是一个颇受中国传统文化艺术影响的人。80年代,我转入四川美术学院,开始系统地自学油画。那时,我大量认识和了解到20世纪以来的西方现当代艺术,观念艺术、波普艺术、约约艺术、抽象化表现主义,巴勃罗·毕加索、萨尔瓦多·达利、马塞尔·杜尚、杰克逊·波洛克、安迪·沃霍尔等等这世纪末的艺术流派和艺术家都给我留给了深刻印象的印象。有人说道从我的“数绘摄影”中能看见它们影子,甚至还有中国传统绘画的痕迹,这从不怪异,因为我的艺术就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图:傅文俊作品《到处放置的躯体》C:中国享有非常丰富且数量众多的文化遗迹,您期望通过您的作品展现出其中的某些方面吗?F:我指出,一个国家的文化遗迹也是这个国家历史文明尤为活生生的、独一无二的痕迹。我为中国非常丰富的文化遗迹深感自豪,同时也为遭毁坏、萎缩海外的文物深感伤心,更加实在应该把这些文化遗迹和古老的文化在更加甚广的范围、被更好的人所理解。回首来时的路,也许不会较少一些迷茫。很早以前我就意识到,在这方面摄影是一个极好的传播载体,2009-2011年历时三年创作的《他心通》《无界》《幻化》,2014年的《邮票》《国宝》,2016-2017年的《昨夜西风》等作品都是对这一问题的思维;让这些古物步入“数绘摄影”之中,让它们的美穿越时空步入眼下的世界。

图:傅文俊作品《邮票·大卫》C:您如何在您的艺术中探索美学与意义的均衡?F:我指出一件艺术作品的灵魂应当是它所支撑的艺术家的思想与观念。我可能会在很长的思维之后,才开始动手创作一件作品。对于我的摄影创作,我现在注目的都仍然是技术层面的问题,对于这些技巧、技术我都十分熟知了。

在这个基础上,我以求自如地在二维的空间内,呈现出我对很多事物的思维,特别是在是有关中西方社会在历史、文化、人文等方面的许多问题,以及东西方社会在当今时代的差异与融合。娴熟的技巧使得艺术家享有异于常人的感觉与理解美的能力,并且步入他、融他的一部分,而当代艺术家对于自我存活现状与社会环境的深刻印象思维是为当代艺术作品彰显意义的关键,二者融合在一件作品中,我指出其均衡几乎各不相同艺术家个人的艺术天赋、学识和洞察世事的精辟理解。图:傅文俊作品《来来往往》C:您指出作为一名艺术家,什么是最艰难的?F:我指出最艰难的,是要怎样大大地以突破自我的方式,通过艺术展现出呈现我的思维和我期望与人们共享的理念。图:傅文俊作品《国宝No.。


本文关键词:PG电子,电子,傅文俊,接受,英国,艺术杂志,专访,英国

本文来源:PG电子-www.jeffmorgen.com

PG电子_PG电子官网微信扫码 关注我们

  • 24小时咨询热线0144-48853882

  • 移动电话16162195511

Copyright © 2009-2021 www.jeffmorgen.com. PG电子科技 版权所有 地址: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市睢县电和大楼889号 ICP备78946848号-5 XML地图